深圳SEO优化|培训-老余SEO博客

seo排名优化培训:中国的理论创新

  场原教旨主义用一些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术语和它的逻辑过程,来掩盖和阉割市场经济的二重性。它像魔术师一样,把硬币的两面都打造成它想演绎给我们的那一面。无论怎么掷,你都只能看见它想让你看到的那一面。它把经济过程说成一个单纯的资源配置过程,没有人和人的关系,没有分配关系。关于经济关系的讨论,关于最基本的公平诉求,最起码的分配干预,都被斥责为对资源有效配置的危害;在它看来,贫富悬殊和相对贫困,是市场有效配置的必然之路。在资源配置方面,最起码的预防性服务,最起码的供给侧管理和改革,最起码的积极服务都被指责为对市场的危害。

  如何处理这个二重性,是所有市场经济面临的问题,而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为纠正市场经济关系的分配陷阱提供了保障。从资源配置的角度看,我们还不能超越市场经济这个阶段,我们必须要搞市场经济,要利用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作用,来发展我们的经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要起决定作用;同时用我们的政治经济制度来纠正市场经济关系中不公正的一面。基于这种二重性,在构建市场经济的时候,我们不仅在构建一种资源的配置方式,如果不加调整,也可能在构建一种让中下层相对贫困化的经济关系。如何处理这个相对贫困化的经济关系和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改革的一个天生难题。如果我们让市场经济放任自流,那就是对相对贫困化放任自流;如果我们选择原教旨的市场经济,我们就选择了边缘化广大中下层的经济关系;如果我们选择原教旨市场化的改革,那我们就选择了让财富流向1%的经济模式。我们既要关注资源配置,又要关注经济关系;既要看到市场,又要看到人;既要坚持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又要限制它对分配关系的过度支配;对西方经济学既要看到它对资源配置的合理关注,又要看到它对分配的故意忽视。把本来统一的二者重新统一起来。资源配置和经济关系,分开来看,前者有关效率,后者有关公平。但是,不能这样楚河汉界似的分开,有公平就没有效益。市场经济的这个二重性既对立,又统一。当我们越强调市场的决定作用的时候,我们就越要注意经济关系的调整;当我们越推动市场改革的时候,就越要强调政府的作用。二者必须同步,在一个硬币的两面寻求平衡。不能一手硬,一手软;不能偏废,不能此消彼长。固然,在某个具体的时段,由于多种原因,政策上需要有所侧重,但从长远的制度建设而言,二者当是俱荣俱损、对立统一的关系。市场改革需要一手抓资源配置,一手抓经济关系,双管齐下,彼此平衡。我们要运用解决绝对贫困方面积累的基本历史经验,充分利用政府在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方面的决定作用。

  市场经济的这两个方面都有着自身的某些缺陷。从资源配置来看,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同时市场的资源配置也不是完美的。这一点西方经济学也是承认的。西方经济学承认经济周期,承认非理性,承认泡沫,承认危机。西方经济学同中国有些学者介绍的西方经济学有一个巨大的不同:西方经济学认为“总均衡”(General Equilibrium)是市场经济不断趋近的一个理想值;而中国有些学者却把它介绍成一个经常的状态。从经济关系来看,市场经济导致相对贫困,既需要供给管理,也需要需求管理。所以,市场和政府是不能截然分开的,既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又要加强政府作用。

  中国市场经济的理论创新

  这种二重性为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了坚实的历史基础。要根据自己的发展阶段在社会主义和市场二者之间寻求一种统一。这种统一有两个层次。(1)从资源配置的角度看,我们要坚持市场的决定作用;从经济关系的角度看,我们要尽量限制和缩小相对贫困,推动公平,坚持必要的政府干预。(2)从中国自己的历史发展阶段来看,社会主义不能超越发展阶段,市场配置资源的方式也要符合中国的国情。就是说,社会主义不照抄书本,市场经济亦不照抄书本。探索大约有三个层次:对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的探索,对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特殊规律的探索,还有就是对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在中国现有发展阶段的特殊规律的探索。

  先从资源配置的角度看。中国的理论创新至少有:(1)比如,在资源配置上我们坚持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政府做好服务;同时又强调政府做好有效服务/有效调控、前瞻服务/前瞻调控,尽量避免市场的盲目性,防止市场走向极端进而导致巨大灾难和危机,避免单纯的救灾式管理和救灾式服务。服务不是简单的救灾,还包括防止危机或预防市场偏差。(2)比如,供给侧管理和改革,西方没有解决,中国在理论和操作方面都作了回答,如何从要素和结构等诸方面实现经济的优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供给侧推动产业升级,推动创新,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缺什么补什么,短什么加什么。这不仅有利于平衡发展,而且可以在相对落后的新兴产业和战略产业上有跨越式发展的可能,从而避免市场经济的“后发弱势”。中国的供给侧改革还包括要素管理,尤其是战略要素管理,有的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比如人口战略、石油战略。农村发展和农民脱贫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既是供给侧管理和改革,又是需求侧管理和改革。2004—2017年,中央连续14年发布以“三农”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我想,所有当过知青的人都能感受到这其中蕴含着什么样的关怀。

  从经济关系的角度看,中国的理论创新至少有:(1)首先回答了市场经济发展目的问题,为什么发展的问题。这个问题亚当·斯密没有回答,凯恩斯没有回答,当代的新自由主义更是无法回答。中国做了明确的回答——为了人民的幸福生活。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就需要对市场经济关系的一面做必要的调整。(2)回答了市场和政府的辩证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的问题上指出,“要讲辩证法、两点论,‘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都要用好,努力形成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机统一、相互补充、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格局,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过去的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资本主义也没有辩证地回答这个问题。(3)回答了公平和效率的辩证关系问题。所有的市场经济对绝对贫困一筹莫展,所有的市场理论都把公平和效率对立起来。中国的理论和实践是一个例外。中国把公平或消除贫困同经济发展结合起来。公平和消除绝对贫困是实现小康战略的重要部分,推动经济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战略之一。二者不再对立,而是统一了起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消除贫困和精准扶贫被列为国家战略。在中国消除绝对贫困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这是把公平和效率、公平和经济发展统一起来的光辉案例。这是中国的一项伟大发明。(4)为什么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问题。

  简而言之,由于市场经济的二重性,改革既关注资源配置,又关注经济关系的调整;既从资源配置着手,又从经济关系着手;既坚持市场改革的取向,又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既要充分利用看不见的手,又要充分利用看得见的手。二者是统一的,改革兼顾了二者。当然,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有不同的重点,要辩证客观看待。比如,在改革刚开始的时候,市场不健全,市场对资源配置起的作用比较小,30年改革的侧重点是市场化;过去几年以来,贫富悬殊不仅带来了许多社会问题,而且成了经济发展的障碍,在市场改革的同时,公平也提到了过去30年未有的地位,牢记了让大多数人幸福,为大多数人谋幸福的“初心”,而且供给侧改革也提出来了。在资源配置和经济关系,市场决定作用和政府前瞻服务/供给侧改革等方面,表现出灵活的辩证法。根据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阶段、不同的任务,在不同的领域,不断调整着重点。

  这些都彰显了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优势和中国担纲者的历史责任感、哲学境界和治理能力,不是西方政治制度可以复制出来的。

  我们简单点评一下公平和价值判断。公平的确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但是,从市场经济二重性来看,相对贫困不断扩大化首先不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问题,而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经济关系问题,其次才是道德问题。所以解决它的出路,不能简单通过道德诉求,而主要应该通过改造经济关系来实现。这是不能含糊的。

  新自由主义不仅在制造中下层的贫困,也在制造自己思想上和方法论的贫困。它思想僵化,偏执极端,故步自封,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路。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如果不进行某种程度的经济关系的利益改革,是无法走出相对贫困陷阱的,也无法解决当今的种种危机。西方的发展道路遇到了历史性瓶颈。而中国对解决这个人类市场经济的历史瓶颈提出了有世界意义的解决办法,那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解决市场经济导致相对贫困化的唯一途径,从而为人类发展提供了持续的推动力。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seo排名优化培训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seo排名优化培训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当前位置:深圳SEO优化|培训-老余SEO博客» SEO培训 » seo排名优化培训:中国的理论创新